2008年新浪网《请你为海岩电视剧写结局征文活动》

        朋友云老虎最近看了根据海岩小说改编的电视剧《五星大饭店》,适逢新浪网站举行“请你为海岩电视剧写续集征文活动”,于是灵感突发,写下了10万多字《五星大饭店续》,整一个小说形式的文稿呢,哈哈~。我刚刚发现,平时发歌帖只有只言片语的他,竟然会文思喷涌,扬扬言言挥洒出10万字的小说来,哎哟~,真的是很够毅力和执着,在朋友面前未曾露相啊哈哈。要知道,写作过的朋友都体会写文字的东西需要花费很多的精力和时间的,这次云老虎不简单于是作为朋友,很想看一遍他这篇小说的构思和文笔,分享他写作的喜悦和成果,给他加油和支持。

 

    

小说目录:

五星饭店续1 五星饭店续2 五星饭店续3

五星饭店续4 五星饭店续5 五星饭店续6

五星饭店续7 五星饭店续8 五星饭店续9

五星饭店续10 五星饭店续11 气坏了(哈哈~!)

五星饭店续12 五星饭店续13 五星饭店续14

五星饭店续15 五星饭店续16 五星饭店续17

五星饭店续18 五星饭店续19 五星饭店续20

截稿时小说点击人次是:

《五星大饭店》电视连续剧(1——32集)点击收看

      在我读小说的历史中,我只完整地读完过2部小说,大多都是读了半截就不看了。云老虎这10万字小说我得空闲时慢慢看了,于是把他的文稿登载我的网站上,日后浏览阅读,也供云燕的朋友饭后茶余浏览消遣,我们一起欣赏、分享他的写作喜悦和成果。他这篇征文小说到我截稿的时候为止,在新浪网有38万多人次点击浏览,哈哈~真不简单!在他写作这部续集小说的过程中,很多网友每天都追着他的文稿看,为他的小说构思出谋划策,还有网友追着他的故事情节拿他着急,真是让人看了又喜又恼,云老虎是不写都不行啊。2007-12-12 15:32:39)

 

 

 

《为海岩电视剧写续集征文》——作者:睡眠中的老虎

 征文网址:http://blog.sina.com.cn/yunyang999

 

五星饭店续1(2007-11-17 03:40:24)      《云燕网站》经作者同意转载

 

汤豆豆平淡的看着潘玉龙,仿佛进来的只是一个陌生人。潘玉龙在她眼里看不到曾经有的那种火一样的激情,似乎一年时光的变迁足以更改一个人的一生。她就那样冷冷的站在阳光洒满的窗口,这种强烈的对比让潘玉龙也对她产生了强烈的陌生感。他的脑海浮现出昔日的汤豆豆。
 

“我们要求换房”阿鹏在旁边说。打断了了潘玉龙的思绪。

“好的,我立即为你们安排,请稍候”,在潘玉龙怀着复杂的心情转过身出房门时,汤豆豆忽然道:“你就不问问我们为什么换房?”
 
“我是您的贴身管家,您的要求我们一定满足,不问理由”潘玉龙尽量平静的说,其实他隐隐想到了什么。

汤豆豆:“没什么,我一开始就是想来看看这1948房有什么不同,现在看来也很普通吧,”

潘玉龙:“如果您没有什么要求,我这就给你办换房手续”

阿鹏:“这里有让我们不舒服的气息,希望我们离开后,你们能好好清理一下。”末了,他补充一句:“还有,就是我们对你以及你的服务很不满意,要求换一个贴身管家。这应当算是对你的投诉吧”

潘玉龙回过头看了下窗边的汤豆豆,她已经转过身看着窗外,背影冷峭。

万乘大酒店楼层工作间

主管问道:“潘玉龙,出什么问题了吗?为什么被客人投诉,而且客人还要求换房换贴身管家,你怎么做的?

潘玉龙没有回答,他的脑海里两个不同的汤豆豆轮番出现。

“好了,既然换人了,你先回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情再找你。对了,你不是还有假吗?也顺便休一下,这次赏花节服务你就暂时不要参加了”主管道。

潘玉龙在更衣室里换衣服,他在想着汤豆豆的冷漠,手机无声的从衣袋里滑落。

杨悦新家白天

木盒被摆放到床上,原先的灰迹已被杨悦擦净,她坐在地板上,呆呆地看着像框

里熟悉又陌生的潘玉龙,就似乎在看自己真实的心。过了良久她起身,在桌前找出笔纸开始书写,但写得分外吃力,似乎那笔比她的腿还让她感到沉重。

万乘大酒店客务部办公室

客务总监拿着电话:“什么,潘玉龙下班了,1948房新进的客人又要求服务了,谁放他走的,去他家找”。

万乘大酒店25层工作间

几位员工在谈论:知道吗?1948又让潘玉龙服务了。”

“哪个1948,前面的还是新来的?”“刚刚来的,以前一直在咱们饭店住的那位。”

银岭市街头

 潘玉龙走着,正欲给杨悦新家打电话,发觉手机不在,于是走向写着“公共电话”的街边报亭,。

 报亭里琳琅满目的书籍杂志,他的眼光被报上的一则大幅新闻吸引,“超人气明星组合将亮相银岭国际赏花会”下面是汤豆豆拿着话筒深情款款演唱的新闻照片。不知是什么原因,照片上的灯光璀璨,却似乎看不清了汤豆豆的脸。

 潘玉龙急促的呼吸,他忽然觉得自己离她越来越远,以前那个每天十二点的约定也开始似乎不是那么真实。

杨悦新家白天

潘玉龙打来的电话铃声在杨悦新家响起,空荡荡的房间里无人应答,只有床上那擦拭如新的木盒。

万乘大酒店1948房

金至爱对一旁的李部长说:“我要见新上任的中国区总代表。”

李部长:“董事长,他已经在门外了”。

金至爱:“那叫他进来吧。”

新的总代表和两位随员进入,恭敬向金至爱行礼。

金至爱:“公园现在建设进行的怎么样了,你接手后有什么问吗?”

新的总代表:“至从林载玄总代表被解职后,一些原先他的客户也纷纷终止了和我们的合作关系,转向其他公司,而林代表个人也一直在中国公司内部拥有一批自己的骨干人员,这些人一直在为林代表喊冤,说懂事长不该撤换林总代表,还说……”

金至爱打断道:“他们还说什么不要紧,你只要告诉他们,我这里不需要虚伪的故事,我要真实。林代表不真实,对公司不忠诚!”

新的总代表一愣。

李部长:“林总代表和政府商务部以及公司执行委员会的少数人来往过密,通过一些不正常的关系和手段插手公司总部的决议。并散布和提供了一些不实的言论和证据,给公司在中国的投资项目造成了极其不良的影响!这是严重违背了董事长意愿的。所以希望类似的事情不要再发生了!”


杨悦新家下午

潘玉龙呆呆看着床上的木盒,周围的空气也变得寂静孤独,一页信纸从他指缝间滑落,无声掉在地上。

 信上赫然只有一句:对不起。

潘玉龙迷糊了,有很多说不出来的难受涌在了他喉头,他忽然想哭但却没有眼泪和呜咽~他似乎想起了杨悦的一句话:“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看也罢。”

万乘大酒店贵宾餐厅夜晚

灯火璀璨亮丽豪奢的餐桌旁,金至爱一身黑缎衣裙,看着满桌精美食品,却没有用餐,脸色显得格外寂寥。

客房部总监走到她身边歉意的说:“非常抱歉,至爱小姐要求的贴身管家暂时还没有找到,因为即将拆迁,他不在原来地方住了,能否让我们另外为您安排一位……”

金至爱打断道:“不用了”。说罢欲起身离席,总监急忙上前轻轻帮她移开座椅。看着金至爱渐远的身影,忍不住自语道:“她怎么就非要他呢?’

汤家小院早上

汤豆豆和阿鹏站在晨曦的光芒中看着小楼,一片一片班驳光影透过树枝映在小楼旧墙上。一个红色的拆字分外耀眼。四周一片狼籍。

汤豆豆:“我上去看看。”

阿鹏:“我陪你吧。”

汤豆豆沉默了一下:“恩”

两人的脚步声在楼梯上响起,汤豆豆走在前面,看着越来越近的潘玉龙住过的那个房间,忍不住加快了脚步。

 拐角处陈旧的木楼板忽然“卡擦”断裂,小楼木梯摇晃起来,阿鹏猛地拉住往上急冲的汤豆豆。只见前面的楼梯早被拆掉,如果不是这一把猛拉,汤豆豆一定掉下去。两人慢慢退了下来。

 阿鹏:“这里已经开始拆了,这是危楼了,豆豆,你还有什么东西拉里面吗?

 看着就在面前却又遥不可及的的房间,汤豆豆木然地摇了摇头:“没有了,就是看看。”

不远处的推土机声音清晰可闻,这座包含汤豆豆最真实生活和情感的小楼也即将在在这城市的记忆中被消除。


庙山脚下白天
   长途汽车远驰而来停下,潘玉龙孤寂地走下车,看着古庵山门。缓缓步入。

古庵的白天还是一样清净,参天古树遮蔽了屋宇,仿佛也给潘玉龙心头罩上了一层阴影。他跪在佛像前,闭目默祷,一旁一位老尼也默默注视着他。

良久,老尼开口道:你在求什么?

潘玉龙愕然从沉迷中应道:什么?

老尼:“我在问你求什么?”

潘玉龙喃喃道:“不知道,我在求……我在求~~

老尼:“求心吧?求你的还是别人的?”

潘玉龙:“我求自己的吧,我求我不要伤害别人,可以吗?”

老尼:“那你伤害别人了吗?

潘玉龙:“我,我伤害了,我不是这样想的,我只想实现自己的理想,好好生活,好好做人,做真实的,没有污点的人,孝敬好父母,照顾好朋友,……还有……”他忽然想到了爱情,可是却没有说出来。

老尼的眼光似乎看到了潘玉龙的内心,笑了笑,这一笑,让潘玉龙感觉自己所有的思绪都被人知晓,代之不安慌乱而起的是从未有过的塌实,一种被人看透彻的感觉原来可以这样美好。

 老尼:“求得太多,不如不求,曾有一位女孩也一样求安,内心的安,我告诉她:人生悲苦,所求不得。其实每个人的心都应该是宁静的。

潘玉龙自语道:“我觉得我欠别人很多,可能一生都还不完,他们越是对我好,我越觉得内疚,我没有什么可以补偿他们的,我只能这样而已……”

老尼合掌:“万般带不去,只有孽随身,你的心不安,是因为被你亏欠的人的心也不安吧?求太多,想太多不一定好,还是从容随缘吧。

潘玉龙低首道:”我可以暂时不求,暂时不想,可是我不知道怎样让自己的心安静下来。’
老尼道:“那就去找一个能让你心安静下来的地方吧。?


某地小屋雨天
 
 杨悦撑着独杖依在门口,虽然站在屋檐里,但潮湿的雨雾还是打湿了半个脸,

风从她面上滑过,掠动几丝湿发,随即贴在脸上。

 看着如丝细雨,她探出手背,任冰凉雨点落在上面,那种冷冷的却又浸润进心灵的凉似乎开始麻木她的感觉,

“我只想你能把我当做你的姐妹,也让我把你当做我的兄弟。我们像兄弟姐妹那样有来有往,等我老了以后,你还能来看我,还能和我谈起今天,今天这个晚上,天下着雨,我不知道那时你还能不能记起这个晚上,咱们在一起躲雨……”
 
她的脑海放映似地闪过那一幕,耳边都是潘玉龙的声音叠加

“我不想再欠你的……”

“你为我做的太多了,无论小事还是大事,我一直被你照顾,被你帮助,我还从来没对你说过谢字……”

“咱们也结婚吧”……

一丝泪线从杨悦脸颊挂下,悄悄落在雨水涟漪的地上,瞬间就分不清哪里是雨,哪里是泪。
 
一道电光闪过,照得四周忽然一亮,但很快就暗淡下去,隐隐天边响起了雷的轰鸣声。

银海街头公话亭下午

 潘玉龙拿着电话迟疑了片刻,还是投币按键,电话那头接通后,杨悦母亲的声音响起:“哪位?”

潘玉龙:“伯母,是我,潘玉龙。”

杨悦母亲:“喔,是小潘呀,你是找杨悦吗”?潘玉龙愣住了。

杨悦母亲的声音难得地平静如昔:“杨悦给我们来过电话了,她说她需要想想你们的事,说她一个人能照顾好自己,这个孩子,从小就是这样独立的。要我们不要担心”

潘玉龙急急道:“那您能告诉我,杨悦现在在哪里呢?我想见她一面,好好谈下。”

杨悦母亲:“她已经离开银海了,你暂时还是不要去找她,婚姻的问题你们或许都应该在好好再想想,两个人的相处不是应该给对方一定的距离吗?”

潘玉龙:“我说过,我知道怎么做,才能让杨悦得到幸福,我正在努力的。”

杨悦母亲的声音开始有些哽咽:“可是杨悦不这么认为,我也告诉过你,只有真正的爱她,才能让她得到幸福,你,你真的爱她吗?”

潘玉龙没有出声,他很想对着话筒大声说:“是的”。可是喉头被真实的再一次咽住,努力不代表爱,他自己也明白,这实在不是什么很好的托词。

很快,电话那头挂断,嘟嘟声响充斥在小小电话间,也充斥了潘玉龙所有的思维。

银海万乘大饭店5层宴会厅

汤豆豆,阿鹏五人坐在长桌后从容面对面前银海各新闻媒体的长枪短炮,闪光灯影和快门声中,刘迅站起来用手势做了个安静姿态。

刘迅:“真实歌舞组合记者见面会现在就开始了,请各位新闻媒体朋友提问吧,不过我们的时间很有限,因为公司关于这次银海赏花会的各项行程安排得相当紧,相信20分钟时间,足能满足大家了,现在开始吧。这位记者朋友。”

记者甲:“请问汤豆豆小姐,真实歌舞组合据说就是银海本地一个小的舞蹈组合发展起来的,这是真的吗?”

汤豆豆:“任何一个大团体发展都离不开从小团体起步,发展和进步本身就是真实组合追求的一种形态。”

记者甲:“据说当初真实组合以前曾在小酒吧演出,这是否……”

刘迅起身打断:“这位先生请坐,你提的问题超出了我们回答的范畴。”

记者乙:“汤豆豆小姐,这次真实歌舞组合回银海,是在此地开拓演艺事业,还是打算在他地发展?”

汤豆豆:“这要根据公司的需求来做调整,不过应该不仅仅局限于银海吧。”

记者丙:“真实歌舞组合的第一张专辑就要发行了,据说里面的一首抒情歌曲叫《真实》是汤豆豆小姐的大作,能否谈下创作的感觉?”

汤豆豆:“这首歌是我母亲的钢琴音乐改编,加入了很多新的音乐元素,不应该仅仅限制于叫它抒情歌曲,我想这首歌曲一定能得到很多人的喜欢。

刘讯欣赏地看着汤豆豆从容应答,一旁的阿鹏木然扭开桌上一瓶矿泉水,猛地灌了好几口。


银岭市街头白天

金至爱的车队有序前行,引得一些路人侧目。

阳光淡淡透过车窗玻璃,落在金至爱娇俏的脸上。她的目光依然清澈如水,静静看着车外的人来人往。车队转过市区大街开始进入石板街街,那正是去往汤家小院的路径。

 硕大的广告牌下,银海城市公园蓝图在阳光下显得光彩夺目。金至爱却视而不见,她身边的几位随员倒是饶有兴致的抬头观望。不远处几个手拿图纸的工作人员在一个部门领导的带领下,迈着小跑向金至爱一行移来。

李部长:“董事长,这位是负责银海城市公园前期拆迁安置办公室的张主任,我方负责协调的是崔部长。

张主任友好的伸手道:”欢迎董事长来工地视察,我们的拆迁安置工作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相信很快城市公园项目就可以进行建设了。

金至爱和他礼貌的握了手,说道:“谢谢你的配合。”

张主任:“应该的,银海城市公园是我市乃至我省的大项目,它的建成所能创造的经济价值不可估算,配合时代公司的建设这座宏伟工程应该也是我的荣幸。”

金至爱:“你太客气了,喔,那边也要拆吗?”张主任顺着金至爱的方向望去,只见一栋陈旧小楼立在街边。

张主任:“是的,按照规划设计,那里以后将是一个休闲运动中心的一部分。”

金至爱回过头对一旁的李部长轻轻说了几句。

李部长叫过负责协调的是崔部长:“休闲运动中心是第几期的规划?”

崔部长:“是第四期,原则上应该在明年初开始建设。”

李部长:“既然这样,这小楼安置可以先进行,拆除延后吧,等休闲运动中心正式开工建设时再拆除。先保持原状吧。”

阳光静静洒在小楼上,在附近拆迁工地扬起的尘土中它让金至爱的目光朦胧了。
 

杨悦新家入夜

潘玉龙调了下房间的灯光亮度,继续往旅行背包里塞着东西,说是塞,其实每一样东西都已经整理得很好,该装袋的,该包裹的,他就象在万乘大酒店给客人服务一样,对自己的每一样东西都力求完美,毛巾对折中央,合拢压平,然后双叠放入塑料袋,再压平,可是小小的旅行包却感觉容纳不下过多东西,涨鼓鼓的。

这让潘玉龙忽然想到了自己的心。他默默地看着这个涨得有些变形的背包,一时有些痴了。
 
 潘玉龙慢慢视线滑过一旁,又看到了床上的那个木盒,他拉上背包拉链,轻轻走过去,仿佛怕惊动了子盒里的某个事物,像框里两人容颜依旧,潘玉龙曾努力忘记的头脑中的那幕又继续轰然而来。

 他拿起像框正欲反扣,那束绣在护腕上的兰花立时又鲜艳了他的眼睛。这让他想起了一束光,那个玉海县城小旅馆出口的那束光,光芒中仿佛汤豆豆翩舞着又向他飘来。

银海机场安检口白天

无视人流的嘈杂,潘玉龙将背包放进行李安检口,安检人员略带疑问地目光滑过他袖口下的兰花护腕。

杨悦新家楼前,白天

几辆时代公司的的车嘎然而至,停在单元门前,几人下车直奔楼上而去。片刻敲门声响起良久无人应答。

万乘大酒店总经理办公室白天

客务总监和行政楼主管端坐在总经理的写字台前。

总经理看着两人问道:“你们给潘玉龙放假了?”

主管:“是的,因为他有不少假期未休,按规定应该享受假期。”

总经理:“是他主动要求的吗?,”

主管迟疑了一下道:“不是,我们考虑他似乎状态不是最佳,又刚好被客人投诉,所以就给他假期让他调整下状态。”

客务总监:“总经理,这些日子我们正承担赏花节嘉宾的接待任务,需要每位员工,尤其是一线的客务人员达到最好的状态,因此员工的精神面貌在我看来非常重要。

总经理站起身来,:“员工的精神面貌和职业技能固然重要,但是满足客人的需要却是站在第一位的,现在我们的客人指定要他作贴身管家,我希望你们能尽快找到他,让他回到工作岗位,我相信他!对了,他的假期是多久?”

客务总监和主管对望了一眼:“15天。”

万乘大酒店大堂白天

金至爱一行人进入,休息区的一个韩方人员急忙迎上去:“董事长好!。”

李部长问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人找到没有?”

韩方人员:“我们去时没找到人,据说已经出远门了。”

金至爱插口道:“一个人吗?”

韩方人员:“不清楚,不过听说那间房子好象之前是有一男一女两个人。”

金至爱一惊,直直看着对方问道:“有个女人?是什么人?”

韩方人员:“这个也不清楚,只知道这个女人腿是有残疾的。”

金至爱的心乱急了,仿佛一团迷雾刚刚拨开却又合拢起来,她失神的站着。

李部长示意韩方人员离开,恭敬问道:“董事长,你今天劳累了一天早海些回房休息吧。”

金至爱木然地走进电梯,金属梯门渐渐合上,将她和外面大堂的亮丽灯火缓缓隔开,直到梯门紧合。

依稀一丝极其轻微的抽泣声在电梯间回响。


火车硬座车厢入夜

潘玉龙靠在座椅上,出神地看着窗外,车窗外黑幕已经来临,根本看不清什么,偶尔有微弱灯火闪烁,尚未停顿便电光般逝去。而车厢内的较亮的灯光映在潘玉龙脸上,车窗玻璃浮现又一个他冷廓分明的脸。

他就这样默默看着窗外的黑夜,或许也是默默看着这张脸的倒影;

“兄弟,看什么怎么出神呀?来吃点东西吧。”一个男声惊断了潘玉龙继续的想法。

 对面是一个黑胖的汉子。他正往桌子上倒花生,顺便又摸出了两个苹果,递一个给潘玉龙,潘玉龙急忙歉意道:“不用,谢谢。”

火车上的硬座桌子一般比较段,花生在火车的震动下,不住落下,汉子一边用手聚拢,一边用尝试的口气问道:“兄弟,路途还远,咱们聊聊?”

潘玉龙:“聊什么?”

汉子笑道:“随便吧,比如,你从哪来?”

潘玉龙笑了笑,没有回答,汉子剥开两颗花生,往嘴里一塞,道:“我安夏的,去澎河。”

潘玉龙过了一会儿才道:“我银海的,去………………,”汉子笑道:“银海?我知道呀,那是个好地方,有家酒店还是五星的呢,叫万什么的。”

潘玉龙淡淡地恩了声,转头继续看着车窗外,夜黑得透了,虽然车内灯火依旧,但却有寂静的感觉开始在潘玉龙心头曼延。

万乘大酒店2818房入夜

2818房贴身管家杨益德尾随刘迅拿着一叠单子进入,汤豆豆懒懒地半躺在沙发上,手中不断地按着遥控板,变换着液晶电视的频道,阿鹏在一旁抽着闷烟,脚在茶几上搁得老高;

刘迅皱眉头道:“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看电视,你们算算,离赏花节开幕演出还有多少时间了,你们这帮孩子也该拿点专业的素质出来。真不知这些日子你们是怎么在香港受的训,阿鹏,把脚拿下来。”

 阿鹏移开脚,刘巡坐在他旁边,挥动手里的单子说:“这些是你们这两天的行程安排和排练计划,还有这是新制订的演出节目表,这是乐谱。阿鹏你们四个也赶紧练着,别临时出乱,在香港你们不都挺有劲的,要争当一流的,怎么刚回到了银海就变了。”

汤豆豆看着刘迅,对一旁的杨益德说:“我要一杯冰菊黄精八宝茶,加量的”。

杨益德:“好的,请您稍候,我这就为你准备。”转身离去带上房门。

刘迅:“豆豆,咱们走到这步不容易,得好好珍惜,这不才刚出点小名,你们要老这样不着边,前途可就暗淡了。你看后天就是演出了,你们起码得先练着,下面有合适的排练厅,程助理已经租下场子了,这些天只给你们使用。公司的钱可不能这么白耗着。”

汤豆豆想说什么,却又闭上口,一下一下使劲按着遥控器。

阿鹏看了眼汤豆豆过了一会儿道:“我们这些天一直都没停过,到处做宣传,拍广告,哪有时间练呀。”

刘迅:“正因为没时间所以才挤出时间练呀,在香港受训时,一天4小时睡眠,你们怎么不说累呀,还不是银海这地儿给你们惯的。豆豆,告诉我,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病了?”

汤豆豆从沙发窜起,怒道:“谁病了,我好着呢,走!阿鹏,叫上东东他们咱们练去!”说完径直开门而去,险些和门口正准备服务的杨益德撞个满怀。

杨益德:“豆豆小姐,你要的茶。”

汤豆豆转身看着刘迅:“给你准备的。”接着继续转头而去。

阿鹏正要追上汤豆豆,似乎想起了什么,问正要接茶的刘迅:“我们这次演出所有赏花节的嘉宾都要欣赏吗?”

刘迅:“那是自然,这也是帮你们扩开星路的最好的条件呀。”

阿鹏迟疑着说:“那韩国时代公司的人是不是肯定要来欣赏?”

刘迅眼睛一亮:“我说豆豆怎么哪根筋不对,他们赏他们的,咱们演咱们的;互不相扰,总不能因为不想给某个人演出就毁了你们的演艺事业吧,那更不值。”

阿鹏愣了愣,转身出门离去。

刘迅端起茶笑问杨益德:“这是什么茶?”

杨益德:“这是冰菊黄精八宝茶,功用是清热去火,调内息降血脂……”

刘迅颇恼地将茶杯重重搁在茶托上。


万乘大酒店1948房清晨阴天

早餐后,金至爱木然地看着新的贴身管家整理餐桌。与其说是早餐后,其实桌上的食物和早餐前没什么太大的减少。唯一的就是刀叉的摆放位置移动了。
这个管家是秘书再次安排的,这次金至爱没有阻止。住了两天多的房间也的确需要整理下。

贴身管家收拾完:“金小姐,请问您餐后还需要饮料和水果吗?”

金至爱心不在焉的回答:“不需要了,谢谢。”

贴身管家推餐车出门,正欲带上房门,李部长和秘书匆匆过来。看到贴身管家一愣,转头问秘书:“董事长同意万乘大酒店新推荐的贴身管家了?”

秘书小声道:“董事长暂时没有反对!”

李部长点了点头,秘书抽出一个信封递给贴身管家:“辛苦你了,一点心意。”贴身管家恭敬接过,微笑道:“谢谢。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有什么需要,请随时叫我。”转身推车离去,脚步轻快。

金至爱倦怠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你们找我有事吗?进来吧。”两人急忙进入。

金至爱的脸色不是很好,眼圈微微有些阴黑,眼尖的李部长立即说:“也不是很特别的事情,就是赏花节前的一些安排征求下董事长的意见。要不我们过一会儿再来。”

金至爱:“赏花节的安排就请李部长多费心了,还有就是开幕前公司关于城市公园的宴请以及一些需要我出席的场合,请柳在胜总裁代表我和时代公司参加吧。”

李部长吃惊道:“董事长不打算亲自参加了?可柳在胜总裁还在首尔主持和澳洲的商务会谈,可能抽不出身。您看……”

金至爱摇了摇头:“我昨晚已经给他打电话了,让他把手里的事情交给其他人,他应该今天下午就能到达银海,之后的细节问题你就具体问他吧。我很累,需要休息。”



离雪山尚远的一处原野白天晴

四处一片白茫茫的天地,虽然没有下雪,但这景象让人想象不到春天的存在。白得宁静,白得肃穆,。

 在这无边白中,潘玉龙静静地走着,雪不深,脚下传来的轻微踩雪声似乎是这天地间唯一的声音。远处,贡阿雪山默默矗立,白雪皑皑,依稀看得见山间飘荡着些白云,象少女的银纱深情地缠绕着贡阿雪山巍峨的山体。


某地杨悦小屋

 杨悦吃力地从液化炉上提下一壶冒着热气的开水,然后给暖水瓶灌水,开水从壶口冒出丝丝热气,飘曳幻动,片刻弥散来开来,消失无际。

 桌上的手机响起,杨悦赶紧放下水壶,几乎是奔扑过去抓在手里,离开银海时她已经换掉了电话号码,明知不可能是那个人,但总还存在那么一丝渴望奇迹发生的念头。翻开机板,北京家里的号码浮在了屏幕上。
 ”
 电话那头杨悦母亲急急的呼唤:“小悦,……是小悦吗?”

 杨悦:“妈,是我……。”

 杨悦母亲:“小悦,你还在外地吗?妈妈和爸爸都很担心你,要不你回北京吧?北京虽然不一定能让你喜欢,但这里毕竟是你的家呀,你在这里,爸爸妈妈也好照顾你,总比让你在外,人生地不熟的好。不管你以后有什么想法,先回来再说吧,你要是怕闲不住,你姑姑又给你找了一份工作,还很不错。你要是不喜欢,妈妈也可以请假在家陪你……”

杨悦:“妈,我没事,就是想静静,这里也很好,我有个大学同学在这里,她很照顾我的,您放心吧~”

杨悦母亲:“小悦,你……你还在想和他的事吗?”

杨悦:“他,……他找过你们吗?你们没有告诉他我在哪吧?”

杨悦母亲:“他想见你,我们按你的意思回绝了,没有告诉他。……但你们总不能这样互相没个交代吧。我和你爸爸的意见是你们还是见个面把事情谈开了好,这样也不是事呀。”

杨悦缓缓地说:“我们之间本来就不需要有什么交代的……我想要的,他虽然能给,却不能让我快乐,我想也不会幸福吧……与其是这样,那应该到了放手的时候,原本有些东西就是不能奢求,需要放手的;也许放手得越早对自己伤害越小吧…………

电话那头传来了杨悦母亲的低低地泣声……

                           首页 续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