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海岩电视剧写续集征文》

——作者:睡眠中的老虎

 征文网址: http://blog.sina.com.cn/yunyang999

小说目录:

五星饭店续1 五星饭店续2 五星饭店续3 五星饭店续4 五星饭店续5

五星饭店续6 五星饭店续7 五星饭店续8 五星饭店续9 五星饭店续10

五星饭店续11 气坏了(哈哈~!) 五星饭店续12 五星饭店续13

五星饭店续14 五星饭店续15 五星饭店续16 五星饭店续17

五星饭店续18 五星饭店续19 五星饭店续20

 

 
五星饭店续15                   《云燕网站》经作者同意转载

 

银海万乘大酒店 19层白天

 潘玉龙走在19层走廊上。经过的每一个房间的房门上,镶嵌着闪耀着金色光泽的门牌,显示所住客人的尊贵地位。一个服务生迎面走来,对潘玉龙微微一笑,小声道:“玉龙哥,回来啦?”潘玉龙应了一声,两人擦肩而过。潘玉龙忽然想到了什么,转身叫住身后的服务生:“小陈,……汤豆豆小姐是不是还住在2818房?”
 
  服务生小陈有些为难:“玉龙哥,你也知道酒店的规矩,不能随便透露客人的信息。”
  潘玉龙:“我知道,当初是我给他们换的房间,我就是想确认下。我有急事。”
  服务生小陈想了想道:“……你休假后,杨益德是2818房的贴身管家,他应该一直是为豆豆小姐服务的。”这已经明白地告诉潘玉龙:汤豆豆就住2818房。潘玉龙急忙转身欲去。

  服务生小陈在身后急急道:“2818房客人今天很早就已经离店了。”潘玉龙吃惊地停下脚步,疑惑地看着小陈。

  服务生小陈耸耸肩:“别问我,我不知道客人去哪里。看他们带着行李,应该出去几天吧。不过他们没有退房,也许还会回来的。”
 
  潘玉龙看着长长的走廊,整齐的走廊灯延伸出去,却看不见尽头。他有些心神不宁。

 高速公路上  白天

  正在行驶的商务旅行车上,刘迅拿着装着钞票的信封正在分发。东东一帮人有说有笑,非常高兴。
 
  刘迅:“这是公司老板私人给大家表示的一点辛苦费。他希望大家继续努力。这些天我们为了专辑和巡演所流出的汗水,公司和老板都看在眼里。不会让大家白白付出而没有回报的。”王奋斗使劲吹了个很响的口哨。
  刘迅:“再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们的专辑现在也卖的非常好,公司上下都很满意,再加上今年你们做的那些广告,代言等等,相信随后给大家带来的红利也会很可观。”东东凑上去问:“我能分到多少?有十万吗?”刘迅神秘地笑着摇头,伸出手比划了个八,东东立刻夸张地做了个昏死的表情。

  王奋斗亲吻了下信封,高举着陶醉:“这样下去,我会成为我们那片街坊里的首富!”阿鹏不无讥讽地道:“就你小子那败家的德行,还首富?别搞成什么都“首付”就好了。”刘迅“啪”地一巴掌击在王奋斗高举着信封的手上。

  王奋斗:“哎哟,老刘,你别把我手打折了。”
  刘迅嘿嘿道:“你小子不是要首富吗?我这就让你手负点伤,彻底的让你“手负”!”笑声四起。

  汤豆豆冷漠地看着他们打闹,不知在想着什么。不觉中,信封在她手里被捏弄得皱巴巴的。

 
  深红酒吧晚上

  酒吧因为装修过,整体风格变换了不少,门口一个巨大的金属支架构成了个中音萨克斯,几束灯光映在上面,蓝幽幽的充满了迷幻和神秘感。要不是那几个硕大的霓虹字,潘玉龙几乎不敢确认这里就是深红酒吧。

  进入内堂,在吧池里,潘玉龙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他的目光在四周搜索。吧池中央的舞台上,一个少女在低唱着歌曲,台边的灯光在她粉脸上变换闪烁。一个吧员走近:“先生,你喝点什么吗?”潘玉龙低头正想着要点什么。“给我们开瓶红酒吧,我们换个桌……”杨悦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悄出现在了桌旁,她的脸上含着微笑。

  潘玉龙无语地跟着杨悦离开吧池,来到一处临窗的角落。隔着几个柱子和雕塑装饰,离舞台颇远,显得这里有些安静。桌上烛光摇曳,潘玉龙就那样默默看着杨悦,似乎要从这张随时泛着微笑的脸下看出什么。杨悦在他目光穿刺下,有些无处闪躲,在桌下轻撕扯着衣角。

  良久,吧员送来酒水,给两人斟上。离开。

  潘玉龙终于开口:“为什么突然要走掉?”
  杨悦:“……我和你不应该在一起。这你应该知道。”
  潘玉龙:“但,我们曾经都要……结婚了,……最后你却要走开……”
  杨悦:“我以前说过我害怕孤独,没有安全感,总想控制对方,不给对方自由,其实还有一点我没讲:我很自私!”潘玉龙惊讶地看着杨悦。
 
  杨悦淡淡说:“我是家里的独女,没有兄弟姐妹。爸爸妈妈很疼爱我,从小一些东西就只属于我,而我的心里也一直很享受这种独有的感觉。”

  杨悦端起酒杯,深泯了一口,缓缓接道:“当我慢慢长大,我明白了有些事情是不能独享的,但我心底却还是在苦苦奢求。一旦抓住了就舍不得放弃,比如和……玉龙你……我在享受你的关怀和爱怜的时候,也一定给了你很多的负担和顾忌吧。”潘玉龙摇了摇头,杨悦眼神复杂的看着他:“你不用否认,玉龙。你的心我能知道,可是我就是一直舍不得放开你,我怕自己孤独,怕自己受伤,却一直在忽略掉你的孤独和伤口。”

  窗外夜色绵绵,潘玉龙静静听着杨悦心里的声音。

  杨悦:“虽然那时我一直是很快乐,直到当我看到一些你的东西时,那是你深深隐藏起来的一些东西。我感觉自己很自私,很卑鄙。这让我觉得我的快乐是建筑在你的愧疚和遗憾上的。这也让我无法去面对自己,更无法去接受那个并不纯粹圣洁的婚礼。因为尽管我自私,但我知道,爱不是单方面的,它应该是全部的快乐和幸福。和你一起我曾经很快乐,但现在再和你一起,我就不会快乐了。因为我不想一直做一个自私的人……”

  潘玉龙黯然道:“……你不用这样说自己,你并不自私。你曾留给我一张纸条,其实那上面的话是我最想和你说的!你一直在帮我,用你所有的,包括现在这个时候。你说这些,只是想让我的心好受一点吗?”潘玉龙轻声叹了口气:“……或许你真正的自私了,我才能开心一点,我的心也才会好受一点。”

  杨悦的眼中闪耀着泪光,潘玉龙能够真正看清她的心,她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很值得。
 
  潘玉龙:“我过去一直在刻意回避很多事情。我知道你一直对我很好,我想过报答你,用我的一生;……我家里曾经让我认真考虑,我那时觉得我和你在一起了,就能好好报答你。”杨悦微笑:“那现在呢,你还会觉得和我在一起,就能让我快乐和幸福?就能好好报答我吗?”
 
  潘玉龙看着桌上跳动的烛火,摇摇头道:“你已经看到过我的心,你所需要的部分,已经是别人的了。我没有办法用它来回报你。”

  杨悦:“那里属于豆豆吗?”
 
  潘玉龙再次摇头,思绪翩飞:“我曾经也以为是,直到在雪山我才明白它真正属于谁。只是因为我不断在回避和潜意识的躲藏,……它掩埋得太深了。”

  杨悦笑了笑,笑中有些许无奈和忧伤:“但你终于还是把它找到了,我羡慕那个女孩……”
 
  静了静,杨悦看着潘玉龙的脸:“玉龙,……你是一个好人;你善良,真诚,勤奋,你有很多好的品德,也正因为这样你吸引了我靠近你。但你待人太好,总在为别人考虑,总在顾虑着,所以也老让人看不清你……”
 
  潘玉龙轻轻道:“你也待别人好,你也为别人在考虑……”

  杨悦:“但我比你坚决一点,果断了一点;这也许因为我曾经做过律师吧。”她再次泯了口红酒,微笑道:“……现在作为朋友,我很高兴看到,你已经不再迟疑了。”

  红酒在高脚杯里荡漾,灯光下,琥珀般晶莹剔透。


  杨悦看着潘玉龙,眼神平静:“玉龙,……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在这里见面吗?”
  潘玉龙淡淡笑道:“你记错了吧,这里应该是第二次,第一次是在万乘大酒店的考场。”

  杨悦:“不,我心里的第一次就是在这里……。”潘玉龙无语,两人思绪回到了当初那个夜晚。
  杨悦道:“我记得我洒了你一身饮料。”
  潘玉龙:“恩,……是,饮料,你那时不喝酒的。”
  杨悦笑道:“因为那时是做律师,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喝醉了不好。”
  潘玉龙:“现在你也应该少喝一点。”
  杨悦点了点头,却又抿了一大口:“……我洒你饮料,你却对我说对不起。我就觉得你人很好。”
  潘玉龙回想低声道:“你也对我说了对不起……。”
  杨悦的眼眶忽然湿润了,她颤抖着说:“也许那时候,就不该说那三个字……”两人一阵无言。只有烛火跳动。
 
  沉默良久,杨悦深吸一口气道:“我要离开银海了,去德国。”潘玉龙惊讶地抬头看着杨悦。
  杨悦淡淡道:“具体情况就不讲了,总之那里待遇挺好的,还有机会彻底治好腿,……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潘玉龙看着她的眼睛,那里面有些闪烁的光影。
 
  杨悦慢慢端起酒杯:“……玉龙,我在这里认识你,又要在这里和你告别了。”潘玉龙忽然间黯然忧伤,他觉得眼里有些什么东西在往外流淌,赶紧转过了脸。一丝冰凉牵线而出。

  杨悦也泪眼迷离:“你……不祝福我一路平安吗?”潘玉龙端起酒杯:“杨悦,……一路……平安!”
    
  碰杯声中,两杯酒各自同时灌下,喉头潮涌中,润湿了两颗青春的心,也润湿了两个人的眼睛。

 

                            首页 续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