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海岩电视剧写续集征文》

——作者:睡眠中的老虎

 征文网址: http://blog.sina.com.cn/yunyang999

小说目录:

五星饭店续1 五星饭店续2 五星饭店续3 五星饭店续4 五星饭店续5

五星饭店续6 五星饭店续7 五星饭店续8 五星饭店续9 五星饭店续10

五星饭店续11 气坏了(哈哈~!) 五星饭店续12 五星饭店续13

五星饭店续14 五星饭店续15 五星饭店续16 五星饭店续17

五星饭店续18 五星饭店续19 五星饭店续20

 

睡眠中的老虎
五星饭店续19                   《云燕网站》经作者同意转载

 

银海斜江桥畔  夜晚

  汤豆豆:“……刚才阿鹏打你,你为什么不还手,你以前应该……不是这样的。”
  潘玉龙默默感觉着阿鹏拳头所到的疼痛:“……如果我真正伤害到过你,可能这样能够让阿鹏,你,我都……好受些。有些时候去承受伤口比把伤口藏起来要好,我以前就是……太怕受伤了。
 
  看着面无表情的汤豆豆,潘玉龙继续说:“我以前怕别人接近自己的伤口,所以我选择用彻底的隐藏来保护它,结果……我差点丢了自己……直到我明白一些东西不能够藏起来,应该去坦然面对,应该勇于去感受!因为这伤口下有自己最真实的东西!”潘玉龙的语气有些激昂,似乎雪山上那个叫云步游的诗人在冲他微笑:似乎他还笑着在自己耳边说:要听鸟的歌声,就应该坐到有鸟的树下;要闻花的清香,只有走到有花的庭院去……要知道自己的真心,往往必须找出和撕开自己久藏的伤口……

  潘玉龙脸上浮现一丝微笑,在汤豆豆的冷漠和阿鹏的拳头里,他清晰地感受到自己深挖出来伤口的痛,这痛尽管来得猛烈而揪心,但却畅快淋漓,真实无比。在这痛中,迷失和彷徨消失了,潘玉龙感觉很轻松。

  汤豆豆看着他的神情,充满了哀怨:“……你宁肯受伤,也不再需要我的护腕?”
  潘玉龙歉然道:“每个人都会受伤的,遮护着伤口往往会迷失掉自己。”
  汤豆豆:“……你宁肯自己去痛,也不再为我打架?”
  潘玉龙诚挚地说:“豆豆,我不能再去伤害一个爱你的人。”
  汤豆豆凄然道:“护腕我已经丢了……你的伤口也……挖破了……阿龙!希望你不后悔……”她的泪忽然流出。看着面前这个男子,一幕幕往事如风:初次潘玉龙敲门时的震惊和窘迫表情;医院里他殷勤照顾自己剥着橘子;自己用手机偷偷给潘玉龙拍照时的快乐……如今这一切都将在斜江畔随江波而流逝。

  汤豆豆的目光中温柔浮现,颤声道:“阿龙……,你可以再抱抱我吗?最后的……”潘玉龙看着她黯然神伤的表情,迟疑着轻轻走过去,慢慢拥住了她。汤豆豆闭上眼睛,将头靠在潘玉龙肩上,享受着潘玉龙亲情似的相拥。夜色如水,灯光绚霓,两个相拥的人身上却没有一丝的柔情浪漫。

  良久,汤豆豆抬起头看着潘玉龙的脸,那脸上写满了关心,这单一的表情让她开始突然愤怒起来,猛地拉过潘玉龙的手臂,用劲狠狠咬了下去。潘玉龙痛楚地呻吟一声。呼痛声中,汤豆豆跳开了潘玉龙的怀抱。

  潘玉龙捂着手臂,忍住痛,有些惊诧:“豆豆,你……?”
  汤豆豆表情恢复了冰霜,一边退一边大喊道:“你不是不怕伤口吗?你不是要感受疼痛吗?我给你再加一个,让你能感受到——我恨你!”

  潘玉龙心里有些苦涩。无语地看着汤豆豆转身跑开,那高跟鞋“哒哒”快速敲击在地面上,发出清晰的声音,随着拉开的距离,终于和着汤豆豆的影子慢慢融化进夜色,寂然无音。
 
  雪山宿营地夜晚

  一处较为平坦的雪地,几十顶野营帐篷排列开来。数堆营火旺旺,映得营地里一片暖意。部分队员正用大型高压锅煮着食物。旁边一台发电机“突突”工作着,让周围的照明灯灿若星火。

  金至爱坐在半开的帐篷里,有些不快,因为今天的搜索毫无进展。程翻译端着一碗刚煮好的水饺走近,用韩语道:“董事长,吃点东西吧。”
 
  金至爱心事地重重摇摇头:“你们吃吧,我不饿。”程翻译端着水饺有些彷徨,他转身欲走,忽然想到了什么,转头问金至爱:“董事长,……你丢掉的物品上含有金属部件吗?”
 
  金至爱有些奇怪:“什么?”
 
  程翻译小心道:“……听那几个专家说,董事长选择的地形是一个大型的斜面坡,而春天雪融时容易发生各类雪崩。这里的雪层面本身很厚,加上雪崩后雪层的运动,董事长隔的时间又太久,他们说找到的机会……微乎其微。除非物品上含有金属部分,用深层金属探测仪检定位置,也许有点机会。”

  金至爱叹了口气:“没有金属,那是一个玉饰,但对我意义很大,我很想找回来。”她抬起头,眼中神色带着希冀:“他们真没有办法吗?”
  程翻译:“我再去问问那个藏族大哥吧,也许他们有什么主意。董事长请你不要担心,大家一定会尽力的。”

  入夜

  金至爱躺在睡袋中,想着什么。一夜未眠。
 
  银海潘玉龙居住的某旅馆清晨

  当第一缕阳光刚洒进旅馆的窗台,潘玉龙推开了朝阳的窗户。晨风拂面,青絮飞扬,春天的感觉弥散在这不足十平米的小屋内。
  潘玉龙端着脸盆去楼下打水,准备洗漱。刚进入楼道,一个似曾熟悉的身影在噔噔上楼声中出现。潘玉龙看过去,正是那位白助理。

  白助理似乎对昨天的说谎的事全然忘记,微笑道:“潘先生早。”潘玉龙看着他并不真实的笑容,有些反感,但依旧礼貌性地点点头,疑惑问道:“……你是来找我吗?”
  白助理:“是的,潘先生住的这地方还真不好找。呵呵。”
  潘玉龙:“你找我什么事?……”他顿了顿:“……是阿鹏吗?”
  白助理急忙摇手,有些辞不答意:“不,不是!昨天只是一场误会。……阿鹏先生是碰巧……呵呵,这个真是非常的抱歉。”他看着潘玉龙半边有些淤青的脸,似乎很关切地问道:“……潘先生还好吧,有没有去过医院?”

  潘玉龙:“我没什么……你找我是……?”白助理看了看四周,道:“是汤豆豆小姐委托我来的,我可以到潘先生房间里说话吗?”潘玉龙迟疑着点点头,带着白助理进到房间里。

  房间虽小而简陋,却收拾的很干净,潘玉龙的床铺整洁无尘。白助理进入后,拉了下自己笔挺西装的领子,环顾了一下,眼光里微带些许鄙夷。 

  潘玉龙:“请坐。”白助理却没有坐下笑道:“呵呵,……这个还是站着说吧。我来的时候,汤豆豆小姐嘱托我,让我把这个信封亲手交给你。”他拉开提着的公文包,从里面小心地取出一个牛皮信封递给潘玉龙。

 
  潘玉龙接过,触手之处好象有一个硬硬的东西。
 
  白助理:“潘先生,要是没有什么别的吩咐,我就告辞了。”
  潘玉龙拿着信封,有些心不在焉回答:“喔,……好的,这次麻烦你了……谢谢。”白助理刚转身即将出门,潘玉龙想起了什么:“白助理!……豆豆……还好吧?”

  白助理:‘喔,汤豆豆小姐呀?挺好的呀,她今天还要飞新加坡呢。那边有大型演出。”
  潘玉龙:“啊,今天?……那……那她还会回银海吗?”
  白助理转过头:“银海?呵呵……这里只是汤豆豆小姐演出的一个中转站而已,公司对她有更大的计划。”

  送走了白助理,潘玉龙坐在椅子上有些发愣。他的脑子有些乱:他不知道是否应该去送汤豆豆,她也许还在恨自己?也许会避开自己,那去了又怎么能见着?就是见着了,又该说些什么。

  潘玉龙用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轻微叹息,目光回到手中的信封上。阳光已经洒进屋里,也洒到牛皮信封面上,却依旧无法穿透它,在地面上映出一个浅浅小小的阴影。潘玉龙轻轻揭开封皮,里面似乎有些纸据,他轻轻一拉间,一件东西随着而出掉在地上,发出一声轻轻金属的撞击声。

  那是一把钥匙,潘玉龙认得:这是自己在潘家小楼上的门房钥匙,当初交给了汤豆豆保管。看着那把钥匙,潘玉龙的思绪回到了小楼上,回到了那幕:

    汤豆豆微笑的声音:“钥匙给我不怕丢东西啊。”“随便拿,什么值钱拿什么。”“你这屋里除了你之外,还有什么值钱的呀……………………

  潘玉龙慢慢拣起钥匙。钥匙身亮洁异常,似乎曾被人经常抚摩擦拭。那两张纸据,一张是工行的支票,一张是折好的纸笺,反面看去依稀有字。潘玉龙缓缓打开纸笺,上面没有称呼也没有署名,淡淡写着几行字:

  钥匙虽然得到很久,却一直没能打开你的锁,不要也罢。又及:支票你知道还给谁。

  潘玉龙久久无语地看着纸笺,恍若静物,惟有那把钥匙在阳光照耀下发出微弱银质光泽。

 

                       


                     首页 续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