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海岩电视剧写续集征文》

——作者:睡眠中的老虎

 征文网址: http://blog.sina.com.cn/yunyang999

小说目录:

五星饭店续1 五星饭店续2 五星饭店续3 五星饭店续4 五星饭店续5

五星饭店续6 五星饭店续7 五星饭店续8 五星饭店续9 五星饭店续10

五星饭店续11 气坏了(哈哈~!) 五星饭店续12 五星饭店续13

五星饭店续14 五星饭店续15 五星饭店续16 五星饭店续17

五星饭店续18 五星饭店续19 五星饭店续20

 

睡眠中的老虎
五星饭店续20 2007-12-11 08:26:13               《云燕网站》经作者同意转载

 

汤家小楼白天

  潘玉龙又一次来到了这里,在一马平川的广袤工地上,汤家小楼孤零零地独自矗立。没有了绿树的遮蔽,蜘蛛网似地电线缠绕,小楼彻底地暴露在阳光下,对衬着远处新建的现代化楼宇,越发显得它的陈旧和破败。

  潘玉龙仰看着楼上,那几扇窗户兀自打开,一些玻璃已经没有了,只剩下窗户架子在微风中摇曳。有一扇正是自己住过的房间的。潘玉龙的手不由伸进了衣兜,紧紧捏住了那把钥匙。忽然间他很想上去看看。看看里面还有些什么。

  潘玉龙搭上楼梯护手架子,迈步跳开一截空烂的梯板,正欲向上,手微一使劲,那护手便连同几根木条喀嚓脆响中一起跌落。原本就已被拆得零乱断裂的木梯哗啦啦全彻底垮掉。小楼再也上不去了。在一阵灰尘弥漫中,潘玉龙止住了脚步。慢慢退开。

  潘玉龙依在墙边,放下旅行包,缓缓坐下。这座小楼里曾有过他人生的欢乐和痛苦,也有过他憧憬的理想和感情;潘玉龙用他的身体贴靠在小楼墙体上,似乎在感受小楼的脉动和自己的回忆,在冥想中和这座古老的建筑赤裸裸地交流着。他默默向小楼倾吐着自己的心事,揭示着自己的伤口。小楼无声无言,只在阳光下用自己的影子默默安抚着潘玉龙。

  良久,潘玉龙从旅行包里掏出随身听,放上刚买的电池,慢慢戴上耳机。当按钮按下时,磁带虽有些不畅,《真实》伤感动人的音符依旧断续流出,如水一样静静荡漾在潘玉龙的世界里。音乐中,潘玉龙在脑海中闪过自己种种酸甜苦辣的经历;心底里泛起曾有过的缕缕情感纠缠。他和汤豆豆的结识开始在这座小楼,冥冥中潘玉龙感觉也应该在这里结束。因为《真实》之曲早已经不再是属于他的。

  当《真实》最后一个音符终结,余下了磁带空转的声音。潘玉龙取下耳机,按停了随声听。他缓缓从机身里取出磁带……

  春天上午的阳光明媚动人,而在这阳光下,潘玉龙用木条在小楼边使劲挖着……象在挖着自己心灵的伤口。不久,潘玉龙完成了他的工作:一个坑,不深,但却足以埋下他想埋掉的东西。

  小楼边,阳光下。潘玉龙捧起泥土。手指缝缓缓放大,泥土落在磁带和钥匙上……《真实》响过它终结的音符,钥匙闪动它最后的光泽,一切归于无声无影。惟有潘玉龙的眼神如水清澈。

  青春如诗卷展/华丽而绚烂/真实化作鞭子/无情抽打灵魂/我无意隐藏/却不经意间依旧失去/应该绽放眼里的咸/应该剥开伤口的痛/阳光下/我大声呻吟/让心的旷野/在血泪里/重拾纯净 (2007-12-11 08:26:13)

银海某网吧  下午

  潘玉龙拿着刚从网上查到的资料走出,边走边看,神情专注。

  银海某工商银行下午

  潘玉龙在客户桌上写着汇款单据,在收款人一栏,他想了想,非常认真工整地写上“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柜台前,银行工作人员仔细看了下手上的单据,支票和存折本,核对了潘玉龙的身份证,在窗口里问:“都转吗?”潘玉龙微笑着点点头:“对,都转!”


  雪山宿营地下午

  又是一个大半天的搜索,依旧没有收获。雪山上运动着,消耗体能极大,不少人员有些疲惫。金至爱只得组织大家回营地休息。金至爱坐在帐篷前,临时将程翻译,藏族大哥,王主管以及三位雪山专家请到一起,大家商量着。

  金至爱眉头深锁。大家默不作声,在这里探测仪用不上,搜索犬也似乎失去了敏锐的嗅觉,人员虽多,但在雪上这高海拔地区几乎没有什么作用。没有了寻找方法,会议慢慢陷入一片沉默中。

  一个专家终于发言:“金小姐,我们仔细观察过,这里的雪面在你丢掉物品后的一年中,应该曾发生过几次雪崩和雪层移动,有可能埋得很深……”他摇摇头,把下面的话噎了回去。但意思已经很明确了。接下来又是一阵无声。

  藏族大哥看了看大家,迟疑着:“……我们藏家有句谚语:“要挤狮子奶,要有狮子胆”,如果真想有机会找到那件东西,恐怕得冒个险……”这话一出,大家的目光都纷纷射来,目光中包含有惊喜和诧异。

  金至爱急急用中文道:“你,有办法吗?”
  王主管道:“那快讲呀,什么法子?”
  藏族大哥看着大家,一字一顿道:“再来一次大的雪崩!”所有人怔住了。几位雪山专家目光相触,点点头随即又摇了摇。
  王主管惊道:“再来雪崩?那不是要命吗?绝对不行。”
  一位雪山专家:“他说的有些道理,新雪崩会推动旧的雪层运动,……有可能会露出部分山体,找到东西。当然雪崩无法人为控制发展,也有可能更深的覆盖您要找的东西。”
  旁边一位专家继续补充道:“现在是春天雪融时分,这里的雪层全部都处在松散状态,一旦人为造成雪崩,危险性很大。”
  程翻译急道:“不是还有你们吗?你们可以给大家找到安全地点呀?”
  专家摇头道:“但我们不能百分之百的保证所有人的绝对安全。风险还是有的。”大家的目光再次投向了金至爱,最后的决定权在这个韩国少女身上。
  程翻译:“董事长,……您的意见呢?”
  金至爱咬紧了薄唇,心神一阵迷乱,她起身慢慢钻进自己的帐篷,拉上拉链。程翻译在外面喊:“董事长……”
  帐篷里传出金至爱的韩语声音:“……大家先休息吧,让我再想想……”

  王主管凑进程翻译:“金小姐怎么说?”
  程翻译摇摇头:“董事长需要考虑再作决定,大家都休息吧,明天早上再说。”

  贡阿雪山在艳阳下银光四射,用身躯接受着温暖的洗礼。

银海机场下午

  一辆出租车疾驶而来。潘玉龙从一辆车上下来,背着包走进机场。机场里人来人往,潘玉龙目不斜视,行色匆匆。

  雪山宿营地夜晚

  灯火再次在营地里亮起来,发电机微响的声音里,所有人经过一天的奔忙,都渐渐进入了梦乡。金至爱蜷在睡袋里,枕着一头乌丝静静地想着。

  记忆中,已故的父亲在自己脖子上亲手系上雪玉,慈爱地对着自己微笑;记忆中,雪玉又温柔地系在那个令自己刻骨铭心的男子项间,他也在对着自己微笑。两张笑脸交替着出现,又融合在一起。冥冥不觉她想起了庙山古庵里的那位老尼,似乎又在对自己柔声劝慰:“人生悲苦,所求不得。”………………

  又是一夜春雪静化,风动无声。

 
  雪山小屋清晨

  一辆万乘大酒店的车从山下驶来,宋元贞在木屋台阶上微笑看着。不刻,车停在木屋外,两个酒店工作人员下车,其中一个走向宋元贞用英语说道:“宋秘书,金小姐要求我们采购的物品已经办妥,请问现在是不是就放进配餐车?”

  宋元贞也用英语:“都齐了吗?没有忘了什么吧?”
  酒店人员:“我们是按照金小姐写的单子办理的,都反复核对过,而且选料都是最好的。您要清点一下吗?”说完递上了一张纸单。
  宋元贞接过纸条,只见纸条上歪斜着写满了中文:高丽参/洋葱/燕麦片/黑胡椒粉/黄油/法棍面包/生菜…………

 
  雪山宿营地上午

  宿营地上,所有人员都已经起来了。大家吃过早饭后,无事可做,三三两两各自成堆。所有人目光都注视着金至爱的那顶粉红色帐篷。等着揭示她最后的决定。太阳一寸一寸跃上头顶,贡阿雪山再次被银光覆盖。

  “哧……”随着金至爱不大的拉动帐篷拉链声,再次凝聚了众人目光。金至爱慢慢从帐篷里钻出,神色平和。正午阳光照耀在她身上,灿然生辉。程翻译走上前去小心问道:“董事长,现在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金至爱缓缓摇了摇头:“告诉大家,不找了,我们都回去。”
  程翻译一愣:“啊??……可是,这样的话,董事长你的那件东西就再没办法寻回来了,我看还是……”
  金至爱微笑着打断:“不!我已经想明白了。其实我已经寻回来了,它在这里。”她指了指自己的心,又缓缓道:“我不应该在这里找,我应该在那里等……。”她的手指向木屋方向。程翻译还是不明白,正想再说些什么。金至爱已经走开,快乐地开始收拾东西,表情轻松。转头忽然看见愣在一边的程翻译和众人,灿烂笑道:“程翻译,你还不快告诉他们,我们要下山了。”


  火车上  上午

  潘玉龙看着手机上的日历,心有所思。旁边一切视而不见。
 
  雪山越野车上下午

  车辆在雪地里有些打滑,感觉微微有点飘移。金至爱降下车玻璃,静静听着旁边车里藏族搜救队员传来的歌声,良久她问道:“程翻译,他们唱的是什么?”
  程翻译颇懂一些藏语,仔细听了下翻译道:“他们在唱:雄鹰不怕山高,骏马不怕路长,密林中没有不弯曲的树木,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
  金至爱听了微笑道:“他们唱得很有道理。”程翻译从车内后视镜看着欣慰的金至爱,还是很纳闷,终于忍不住问道:“董事长,其实大家都准备好了,还是有成功的把握的,为什么您就不试一试呢?”金至爱没有回答,她转过身,从后窗遥看银光四射,晶莹璀璨般的贡阿雪山道:“程翻译,你觉不觉得贡阿雪山象一块玉呢?”……

  雪山下西岭镇  黄昏

  当潘玉龙来到这里时,太阳已经开始西沉。在镇子入口的一片空地上,停满了车辆,万乘大酒店的商务越野和医务车赫然在内。潘玉龙有些惊异地看着这许多车辆,心里疑窦丛生。他不由小跑起来。小镇上似乎从来没有这样热闹过,一路上都能遇见三三两两的行人侧目而看。潘玉龙感觉所有人对奔跑中的自己,都透来意味深长的目光,这目光让他更加疑惑,也更加渴望解开疑团。

  路过卫生站门口,有人忽然喊了一声:“小伙子!”潘玉龙急忙转头看去,只见藏族大嫂微笑着站在一旁。潘玉龙急忙停下跑过去问道:“大嫂,你们怎么在这里,……她呢?……至爱呢?”
  藏族大嫂静静说:“是她让我在这里等你的,她让我问你:你是干净和透明的回来的吗?”
  潘玉龙平静了下心灵,认真地回答:“是!我是干净和透明的回来的!我想知道她……在哪里?”
  藏族大嫂微笑着,指着山上木屋方向道:“她呀,一直在那里等你……”话音未落,潘玉龙转身欲走。藏族大嫂急忙拉住他,塞给他一支手电筒,笑道:“去吧,小伙子。”
  潘玉龙:“谢谢你。”转身急急离去。

  潘玉龙本来是急走,走了几步,忍不住跑了起来。大嫂在他身后又喊了一声:“小伙子,雪山上别跑!”卫生站里走出了几个人,分别是程翻译,宋元贞,王主管和藏族大哥,几人的目光凝视着潘玉龙消失在淡淡夜幕里的背影,不由均相视一笑。

  雪山小屋傍晚

  夜幕来临,一束光映照前方,在雪里淡淡反射着。潘玉龙的身影在雪和光里急行,不远处。小屋静静矗立,屋里透出些光亮,剔透了四周。屋外一辆银海万乘大酒店的配餐车默默停在雪地里。一车一屋在白雪里分外显眼。
  
  潘玉龙走到木屋前,使劲平息自己急促的呼吸,他定了定神,缓缓推开木屋房门。一张莲花图案的绒毛台布上,搁着圣保罗水晶蜡烛灯,一桌亮银质感的餐具里盛满了食品,桌前金至爱背对着潘玉龙正在解着围裙,听见门声,转头看去。

  在金至爱笑意盈盈的目光里,潘玉龙融化着张开双臂。

  烛光摇曳,桌面上那朵莲花鲜艳若生,灿然绽放。 (2007-12-13 09:47:16

【全续完】
(本续结束,但老虎将开始逐步添加和修改前面大家反映突兀的部分。并且进行全文休整和精炼,所有变动过的文字都将以红字标明,另外老虎将写出关于自己对自己续的一些想法和当初的考虑,并回答一部分网友的问题。谢谢大家支持,欢迎评论建议。以上均是草稿,老虎只是普通网民,这续是尽量利用业余时间写成,非常仓促,能得到大家肯定,老虎高兴,得到大家批评,老虎也坦然。因为老虎终于自己圆了自己的五星梦……)

 

                              首页 续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