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海岩电视剧写续集征文》

——作者:睡眠中的老虎

 征文网址: http://blog.sina.com.cn/yunyang999

小说目录:

五星饭店续1 五星饭店续2 五星饭店续3 五星饭店续4 五星饭店续5

五星饭店续6 五星饭店续7 五星饭店续8 五星饭店续9 五星饭店续10

五星饭店续11 气坏了(哈哈~!) 五星饭店续12 五星饭店续13

五星饭店续14 五星饭店续15 五星饭店续16 五星饭店续17

五星饭店续18 五星饭店续19 五星饭店续20

 

睡眠中的老虎
五星饭店续3                  《云燕网站》经作者同意转载

 

万乘大酒店20楼走廊傍晚

 汤豆豆和“真实”歌舞组合的成员沿走廊向各自房间走去,汤豆豆逃避似地走在前面,刘迅从后面急急追上:“你们几个等下!豆豆,等下。汤豆豆……”

 汤豆豆没有停,李星诧异地喊:“豆豆,老刘叫你呢!……”几人都不由停下看着她。这时汤豆豆虽然停下来了,却没有回过头,直到刘迅快步挤到她身边,嘴里才蹦出一个字:“说!”

 刘迅嬉笑道:“怎么,跟我还摆谱呀。”汤豆豆作势欲走,刘迅急忙拦住:“好了好了,怕了你。”然后打开公文箱,掏出一张支票,递到汤豆豆他们面前:“这是你们几个前些天的广告以及公司今年上旬分的红利,我的那份已经扣除了。”

王奋斗兴奋地说:“呵呵,哥几个正缺钱呢,真是及时雨。”

东东:“有报酬了这干起活来才不累嘛,对了老刘,是税后吧?偷税漏税的事咱几个可不敢干。”

刘迅回过头:“呸,就你们几个想干就干呀?哪得费多大脑筋想辙,别废话了,领钱吧。”

东东正欲接过支票,却被汤豆豆率先夹手从刘迅手里猛地抽过,淡淡道:“这钱先搁我这里吧,算我给大家伙借的,我有急用。”

王奋斗的兴奋劲顿时没了:“啊……豆豆你有什么地方要用钱呀,是不是要还公司给你治病的钱呀?”

阿鹏看着汤豆豆轻松地说“我没事,你拿着先用吧。”

东东奇怪地问刘迅:“老刘,公司怎么不先扣除豆豆这个医疗费,怎么给钱都是满打满算的?”豆豆也奇怪地看着刘迅回答。

刘迅:“这个……可能是公司不想给你们这些新人太大的经济压力,希望你们尽可能安心地在星路上发展,再说咱们签这是八年的合约,公司不在乎你们这点小钱呀,只要你们还在公司里,还钱的事不争朝夕嘛!”

汤豆豆看了眼大家,忽然道:“这钱……我没想过先还给公司,还有人比你们,比我,比公司更需要它!。”

所有人,包括阿鹏都吃惊而迷惑地看着神色自若的潘豆豆。

兰场小旅馆门外傍晚

金至爱从车里老远就看见了那个小旅馆的招牌,司机却不熟悉,一下子开了过去。金至爱急冲冲地对前排的司机叫嚷:“就是这里!哎呀,开过去了,你快转回去!”说话间,车又跑了数十米。

 窄窄的街道不能让车掉头,司机只好慢慢倒车。金至爱坐在缓缓后退的车厢里,有种说不出的急躁,她猛地提起门锁,推门跳下车去。宋元贞探出头来诧异地喊道:“董事长!。”金至爱指着车后面的小旅馆:“今天晚上我就住那里!”

淮岭火车站傍晚

一个中年站台工作人员正看着悬挂着的电子钟,一边拨弄着自己的手表,这时候站台上没有多少人,一辆列车静静停在月台边。而潘玉龙的父母和姐姐就坐在墙边的一排长椅上。
 
 母亲:“你见着玉龙就告诉她,我们什么都好,叫他别惦记,先处理好自己的事:这孩子……从小心大,没有受过这些难,你可千万安慰着…………”说着眼睛一湿。姐姐急忙帮母亲擦拭眼泪,一边对父亲说:“爸,那四万块钱你可收好了,一定要交给玉龙让他还上,要不然他会被这事压一辈子,还有就是那个给他请律师的事也不要告诉他,怕让他心里越来越乱!”

 父亲闷闷地低头抽烟,从略带干裂的嘴唇中发出:“嗯”。

一卷青白相间的烟气上腾,很快被春夜的微风吹得散去。

兰场小旅馆夜晚

 在二层金至爱的房间里,亮着一盏半昏黄的灯,小镇电力不足,这是很平常的事。灯下的金至爱一个人想着什么,默默看着窗外景色逐渐慢慢沉陷进一片黑色中。这时,木楼板上脚步微微震动,片刻敲门声响起,“董事长”

金至爱看着门口:“进来吧。”

她的秘书宋元贞衣服湿了一片,端着一个杯子,提着暖水瓶:“董事长,这是你要的茶。”金至爱奇怪地看着她,尽管宋元贞已经很小心了,但一手提着暖瓶,一手端着茶杯还是很让她为难,在上楼梯时,杯里的茶水还是溢出打湿了衣服,这让她感觉在董事长面前有些丢脸。

 金至爱淡淡道:“你应该拿茶杯和茶叶在这里冲泡。”
 宋元贞:“是。”
 随即又道:“不过这里的条件实在是太差了!我刚才查看一下,整座饭店连单间浴室都没有!”

 金至爱平静地说:“我知道。这里,本来就不是饭店。”
 宋元贞:“董事长,那需不需要离开这里?我和翻译一起问过了,如果我们再走一个小时的路程,就有一家环境更好的旅店,可以舒服地洗上热水澡。”
 金至爱:“我累了,今天不想走了,明天一早再去那里吧。”
 
宋元贞:“是。我就在旁边房间里,董事长有事吩咐的话请叫我。”

秘书告辞出门,金至爱端起了茶杯,却没有喝。她伸出手指,蘸了滴茶水,静静看着那点晶莹在指间垂落,又在桌面上摔成碎珠。她伸手本来想写一个“雪”,不料第一笔落下却是一个斜点,,接着又写,当桌面水迹快干时,依稀看得出是个未完成的“潘”字。

 金至爱没有再蘸水,她的目光悄悄湿润,她努力把视线从桌面上的字移开,房里那张潘玉龙躺过的长椅却又那么真实清晰地出现在面前。叠影仿佛中,潘玉龙躺在长椅上,略带自豪低说:“我最喜欢的就是真实,做一个真实的人不累。”


银海某律师事务所 上午

汤豆豆皱着眉头非常郁闷地走出事务所;路边阿鹏坐在别克君越车上关注地看着她。拉开车门进入,汤豆豆无语地靠在座椅上,眼里满是失望。

 阿鹏:“还去哪里找?医院去吗……?”
 汤豆豆迟疑了一下:“恩,……再去看看吧。,……不……算了,去机场。”

阿鹏一惊:“机场?……要不要给老刘他们打个电话,告诉他们咱们去哪里?”

汤豆豆静静道:“随便吧,我们去渝城。”


                       首页 续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