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海岩电视剧写续集征文》

——作者:睡眠中的老虎

 征文网址: http://blog.sina.com.cn/yunyang999

小说目录:

五星饭店续1 五星饭店续2 五星饭店续3 五星饭店续4 五星饭店续5

五星饭店续6 五星饭店续7 五星饭店续8 五星饭店续9 五星饭店续10

五星饭店续11 气坏了(哈哈~!) 五星饭店续12 五星饭店续13

五星饭店续14 五星饭店续15 五星饭店续16 五星饭店续17

五星饭店续18 五星饭店续19 五星饭店续20

 

睡眠中的老虎
五星饭店续5                     《云燕网站》经作者同意转载

银海火车站广场夜晚

华灯初上,广场上的喷泉水柱随着灯光和音乐的变换而摇曳多姿。而广场一侧夜市已经兴盛了,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潘玉龙的父亲背着行李包随着人群移动。

 他已经是数度来银海了,但却依旧被飞速发展的城市变化所震惊。以前脑海里依存的一些关于银海火车站附近的地标影象,不自禁地被现实中更辉煌的建筑物所抹去。

 在这人流,车流,灯光,喧哗中,父亲似乎有些晕眩。

 
 渝城一家高档咖啡厅夜晚

 阿鹏接着电话从一个半开放式的雅间走出,顺手带上,来到走廊上。
 阿鹏:“……对,……我们还在渝城呢……今晚可能回不去了……恩……争取明天,什么?……让豆豆接?……她现在正和人谈事儿呢,回头让她打给你!……就这样吧……,我挂了,……放心,误不了后天,好的,老刘,再见!。”

 咖啡厅中灯影柔和,欧化的雕像,还有暗红色粗面的地砖以及纯棉桌布,和谐构成一个融洽的空间,一曲若有若无的《被遗忘的时光》正在游荡。阿鹏透过欧式的廊台半景壁,看见汤豆豆努力正在跟刚请到的律师交谈着什么,神情焦虑。

 “是谁,在敲打我窗,是谁,在撩动琴弦,……只有那沉默不语的我,不停地,回想过去……”此刻的音乐与人对应,恰如同一种无形的沟通。

雪山脚下木屋晚上雪

 潘玉龙和藏族大嫂母女坐在火塘前,忧心冲冲,火塘里偶尔传来几声木材燃烧的劈啪声,再无其他声息。小女孩不安地看着母亲,又转头看看潘玉龙,想说什么,却被两人凝重的脸色给噎了回去。

 门开的“吱”声忽然传来,藏族大哥裹着风雪进屋,冷风吹得火塘里的光线一暗。潘玉龙急急问:‘还没有回来吗?”藏族大哥摇摇头关上门,拍着半身的雪花接着道“那边雪太大,都看不清路了。我在屋顶上支了根杆子,系了块红布,希望他能看得到,不要迷路了。”

 潘玉龙担心道:“万一他迷路了呢?他答应天黑前就回来的……可是现在……这样不行!我们需要人帮忙把云先生找回来。”藏族大哥拿起墙上的一个挎包,往里面塞着绳索,长手电筒……一边道:“我也是这样想的,我马上下山去镇上找人,他们有装备,还有搜救犬。”

 潘玉龙想到那二十里的山路说:“那,大哥,你什么时候能把人找过来。”藏族大哥在提过一副雪抓:“说不准,可能后半夜吧;不过他们来了可能也要等到天亮才行;对了,你们千万不要再出门。等我回来!”

潘玉龙站起身:“我想和你一起去。”
藏族大哥:“不行!这里你不熟悉,大雪天出去太危险了,我不能再丢一个人。”

潘玉龙无奈地又坐下。

雪山脚下木屋门外晚上雪

 漫天雪舞中,藏族大哥牵过马骑上。那马“扑哧”喷出白气,随即手电筒雪亮的光柱晃过潘玉龙眼睛,让他眼睛一花。

 待得再看清事物,由近而远的马蹄踩雪声音中,藏族大哥一人一马已经闪进了雪里,渐渐那点光也弱了下去。

 一夜银絮。

渝城公安局大门白天

汤豆豆,阿鹏和律师走出。汤豆豆从律师手里接过一页纸笺,上面写着什么。

律师:“这就是那上面留下的地址了……这个应该是家里电话号码。”
 汤豆豆喜道:“我以前就只知道是北京,北京哪里就不清楚,更别说这个电话了。”抬头对律师说:“这次真谢谢你了,陈律师。”

 陈律师笑道:“没什么,以后在渝城有什么法律方面需要咨询和帮助的就找我吧。”

 汤豆豆笑容凝滞:“……这个地方我不是很喜欢,可能以后都不会再来了。”陈律师迷惑的表情中,阿鹏拦过一辆出租车;两人再次感谢,目送出租车载着律师离开。

 阿鹏:“豆豆,咱们现在去哪?回银海吗?”
汤豆豆没有回答,想了想说:“我先打个电话,你再陪我去趟邮局。”
  阿鹏:“是打北京的吗?”
  汤豆豆“恩”了一声,随即掏出手机,对着纸笺上的数字,一个一个校对着按下去,就象在按着自己的某处流血伤口。
  听筒里一阵接听玲声响过,出现了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喂,找哪位?”
 
  汤豆豆一阵激动,对着电话大喊:“阿姨,是我,我是豆豆,汤豆豆!”

雪山脚下某处白天晴

 春夜的雪来得快也去得快,纯尽的天空上一蓝如洗,灿烂的阳光洒在白色的流石坡上,一片温柔;仿佛昨夜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一群人在雪地上立着,云步游的遗体在人群的围绕中,静静躺在一块黑色的毛质毡毯上。

 潘玉龙他们和牛车到来的时候已经中午了,看着雪地上的尸体,看着云步游的脸。潘玉龙开始是无声哽咽,既而在人们惊异的目光中放声大哭,以至于让几个人疑惑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死的是……这小伙子的亲人吗?”
 “是吧?”
 
 潘玉龙无法相信一个曾那么真实存在他面前的人,就这样忽然无息地逝去。此时的蓝天雪地是那么的宽广,他却觉得堵得难受。他需要发泄的冲动,大声哭泣无疑是这时候最好的方法……

 良久。

 当云步游尸体被人们抬上牛车。七手八脚中中,一本笔记簿滑出云步游的衣袋。潘玉龙从雪地上捡起,递给为首的搜救队长黯然道:“这,这是他的……请好好替他保管,不要丢了。”搜救队长认真接过,小心地替云步游揣在衣服内侧包里。

 “他可能因为是想采那些雪莲,由于雪雾里分不清楚,攀塌了流石岩……”搜救队长指着不远处。

 潘玉龙望去,雪崖一处悬壁,分布着一些小小的淡黄渐白的雪莲花,在雪里迎风轻弋。身后搜救队长遗憾地继续:“我们发现他时,被半埋在雪莲下的流石里……为那些东西丢掉性命,不值呀……”

 云步游苍白的脸上,潘玉龙似乎看出什么。他摇头对搜救队长静静说:“……他在追求他的目标,他很满足……这已经够了。”

 牛车载着云步游缓缓离去,雪地上深深印下了沟壑般的车辙。

 

                         首页 续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