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海岩电视剧写续集征文》

——作者:睡眠中的老虎

 征文网址: http://blog.sina.com.cn/yunyang999

小说目录:

五星饭店续1 五星饭店续2 五星饭店续3 五星饭店续4 五星饭店续5

五星饭店续6 五星饭店续7 五星饭店续8 五星饭店续9 五星饭店续10

五星饭店续11 气坏了(哈哈~!) 五星饭店续12 五星饭店续13

五星饭店续14 五星饭店续15 五星饭店续16 五星饭店续17

五星饭店续18 五星饭店续19 五星饭店续20

 

睡眠中的老虎
五星饭店续7                《云燕网站》经作者同意转载

雪山下西岭镇邮局白天

 邮局很小,只有两个柜台。整个镇上唯一的一部电话放在角落里。
 潘玉龙拿起话筒,直接拨通了银海大酒店客务部:“你好,我是行政楼员工潘玉龙,请帮我找下王辉主管……”电话那边:“啊,潘玉龙呀,正找你呢……”

雪山脚下木屋内黄昏

 金至爱心情差极了,晚饭也没有吃。一个人闷闷坐在房间里,秘书宋元贞等都没有敢去打扰她。木屋里虽然又多了些人,但空气却显得更加寂静。

 不知什么时候,金至爱似乎在房间里呆得气闷了,走了出来。却看见宋元贞正在用自备的氧袋吸氧,嘴唇和指尖微微发紫。藏族大嫂正在试图让她躺下。金至爱立即知道宋元贞有了高原反应。

 金至爱用中文交流:“她……没有什么事吧?需要我做些……什么?”
藏族大嫂:“她可能从来没到过高原,暂时适应不了,还是尽快送她到山下镇子恢复吧,她的身子可比不上那个小伙子的。”

金至爱一愣,明白了是指潘玉龙:“那个小伙子,他……也这样过?”
藏族大嫂:“是呀,比这病得厉害些,还带着感冒,是自己一个人熬过来的;这小伙子心事重呀。”
金至爱愣愣地没有再说什么,她让司机和翻译将宋元贞送上车。

 翻译:“金小姐,你和我们一起下山吧。”
 金至爱摇了摇头,:“我要在这里住上几天,你们先下去吧,好好照顾我的秘书。不用再上来了,我在这里会很好的。”

 车子离去。

 进屋后,金至爱用中文问大嫂:“你们的……那个小姑娘呢?她,在哪里?”藏族大嫂笑道:“你是问我的女儿吧?他阿爸把她送去阿尼啦家了,该上学念书了。”
金至爱:“什么是阿……尼啦?
藏族大嫂:“就是姑姑的意思。”
金至爱:“她还没有……上学吗?她们,上学都……这么晚吗?
藏族大嫂:’我们这个地方太偏僻了,学校少,没有办法。”

金至爱沉默了,她说:“将来,我要给这里建……学校!”

她的目光落到了桌面上的绒毛台布上,她看到了潘玉龙亲手整理的台布角的褶印,也看到了布面上的那朵灿烂盛开的莲花。
金至爱:“这是什么花?”
藏族大嫂:“那是莲花,是我们藏族的吉祥之物。至洁至纯,出污泥而不染。保佑我们能修成正果。”
金至爱不解:“修成……正果?”
藏族大嫂看她迷惑的样子,笑道:“就是能圆满地到达最终的目标,得到一切幸福和快乐。”
 
金至爱喃喃道:“这花很好呀,我喜欢……它都是洁白的吗?”
 
 藏族大嫂:“也不是,雪莲长在雪里,不怕严寒;有些是白的,有些就不全是了。”
金至爱听了,默默一个人想着什么。

 银海万乘大酒店总经理办公室黄昏

“恰,恰”数声敲门声,总经理道:“进来。”客务总监和行政楼主管进入。
 行政楼主管:“总经理,1948的客人有下落了。”
 总经理:“是吗?刚才时代公司总裁还向我们饭店询问1948客人下落。知道在哪里吗?”
 行政楼主管:“在雪山上,贡阿雪山,离银海有500多公里。”
 总经理:“你们是怎么知道客人在那里的?”
 客务总监接口说:“是行政楼员工潘玉龙看见的,他之前也在雪山上休假。1948客人上山时,他们碰到了,因为想要续假,所以打电话汇报了。”
 总经理:“时代公司总裁现在知道吗?”
 客务总监:“还没有来得及通知他。”
 总经理沉吟良久:“这个事情暂时不要外泄,1948客人选择秘密离店,就是不希望有人打扰,我们应该尊重她的决定。没有经过她的允许,这消息不要传出去。还有就是客人对1948房包订了两年,因此这期间她无论在哪里,都应当是我们最尊贵的客人。所以饭店对她的VIP服务一定要跟上,你可以通知下面的相关部门,安排好车辆人员,立即出发去贡阿雪山。”
 
 行政楼主管:“那贴身管家人选呢?1948客人一直都不满意我们的人选安排,指定要潘玉龙服务。”
 
 总经理:“那就通知让潘玉龙再次担任1948客人的贴身管家吧,正好他也在雪山上。”

 客务总监:“可上次潘玉龙就是在担任她贴身管家时候,出现了……”他想了想措词,接道:“工作上的……严重错误,再让他担任同一个客人的贴身管家,会不会有问题?”
 
 总经理大度地摇了摇手:“我不这样看,一个人会两次失足摔倒在同一个泥泽里吗?我相信潘玉龙不仅不会,他会把这个泥泽填平。”
 行政楼主管:“是,不过要通知潘玉龙有点困难,他所在的地方基本没有通信,唯一有电话的邮局明天也不上班。而我们的人员可能要后天才能到达。”

  总经理:“那就等酒店人员到达后通知他,暂时取消休假,就地担任1948客人贴身管家!”

 
 雪山下西岭镇小旅馆  夜

  这个镇真的很小,十来户人家;镇上只有一家旅馆,一家卫生站,还有就是潘玉龙打过电话的邮局。说是小旅馆,其实也只是一户农家,没有店名招牌,也没有服务员;说白了就是主人空出两间房子,临时可以住宿而已。

 潘玉龙住在二层一间串木结构的木板房内,房内用木板隔间。楼下关着牲畜。虽然空气干寒,但始终有一阵难闻冲鼻气息。

 躺在软软的垫子上,潘玉龙心潮迭起。他伤心于云不游的死亡,惊诧于金至爱的到来,愧疚于自己的瑕疵,更多的是种莫名的迷惑:自己究竟怎么了,为什么不敢直面金至爱的眼神,似乎这眼神中含着会让自己失去理智和决心的东西,非得要使劲去抗拒和躲避。但在抗拒和躲避的时候,心里会有阵痛的感觉。这种感觉,潘玉龙曾在被佟家彦从他的手中抽出了钥匙的时候出现,那是种身心拒绝真实的麻木。

 可是现在自己又在拒绝着什么真实?潘玉龙默默无语。

 不知什么时候,旁边卫生站一阵急迫敲门声惊动了潘玉龙。他打开窗,夜色中,爱腾越野车灯光显得如此强烈。潘玉龙穿上衣服登登跳下楼,旅馆门口的主人也在张望,看到潘玉龙说:“没什么,……睡吧,是个外国女人高山反应送下来了。”

 潘玉龙心里一惊,:“啊”了一声。奔出院去。看见被搀扶的人不是金至爱,心里稍安。一旁翻译正和卫生站的人说着什么。潘玉龙走过去问道:“请问,……至爱小姐怎么没和你们在一起?她呢?”翻译并不认识潘玉龙,疑惑地看着他。一旁司机在翻译耳边嘟嚷了几句韩语。翻译:“喔”了一声。

 翻译客气地说:“是潘先生吧,这位韩国司机朋友说他认识您。说您坐过他开的车。”潘玉龙看着司机,依稀面熟。
 
 翻译:“您问金小姐是吧,她还在山上,暂时没有下山的打算。”
 潘玉龙担心道:“你们还会上去吗?”
 翻译:“我们不上去了,金小姐吩咐我们在这里等她,而且她的秘书宋小姐出现了严重的高山反应,需要在这里调养恢复。我们必须在这里照顾她。”
 潘玉龙急道:“那,那至爱小姐怎么办,她一个人在山上……”
 翻译无奈地摇了摇头:“我也没有办法,金小姐的性格……唉。”旁边的司机看着潘玉龙,又说了什么。潘玉龙疑惑地看着翻译。
  翻译:“潘先生,我们想……”定了定神继续道:“请您上山帮我们照看下金小姐,直到平安下山。我刚知道您曾为金小姐担任过贴身管家,而且现在还在万乘大酒店任职,金小姐也是在入住万乘后才来到雪山的,我想你是否可以……”
 潘玉龙打断道:“我现在还在休假,暂时没有回酒店上岗,……再说下午我刚和酒店通电话,他们也同意了我的续假请求……”
 翻译想了想,笑道:“那更方便了。”潘玉龙奇怪地看着他。
 翻译:“我们正因为是金小姐下属,所以不方便公开违抵她的要求;但潘先生可以,你是在休假,从这个角度说,你和金小姐都是游客,反而可以更好接近。我们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潘先生在休假欣赏美景的同时,关注下金小姐的安全而已。”

 翻译从车里拿出公文包,抽出一个信封递来:“一点辛苦费,请潘先生……”
潘玉龙用手背推开,淡淡说:“我会去的,但决不是因为这个!”一旁韩国司机敬佩的目光扫过。

 
 某地杨悦小屋上午

 屋里杨悦收拾好东西,将单杖夹过,拿起文稿,正要出门上班。这时听到“咚咚”敲门声,她疑惑地顿了顿,还是打开了房门。门口赫然出奇地站着汤豆豆。

 “杨悦……”汤豆豆哭喊着扑上来抱住杨悦,声音里充满了激动和关爱。杨悦不知所措的回抱着,但片刻便软化在汤豆豆的友情里。
 
 过了片刻,两人欲回屋,这时杨悦才注意到汤豆豆身边还有个阿鹏。
 杨悦:“进来坐坐吧!”
 阿鹏点了根烟:“不了,……我就在这里等吧,你们不用管我。”

 进门后,汤豆豆扶着杨悦,将拐杖放在墙边。两人在沙发上坐下。杨悦注意到了汤豆豆一直看着自己的腿,安慰似地笑道:“已经没什么了,现在虽然不能象以前一样,但可以自己一个人行走,哪里都能自由地去。”

 汤豆豆:“是我对不起你,我欠你太多了……”
 杨悦:“没有,咱们谁都不欠的。当初也是我自愿帮助你的。”
 汤豆豆沉默了,她本来想告诉杨悦,往她北京家里汇钱的事,但看着杨悦平和的脸,她却忽然说不出来。

 汤豆豆:“你为什么跑这里来了,要不是我联系到你北京的爸爸妈妈,怎么也找不到你。”
 杨悦没有回答,平静地笑了笑:“你不应该来找我。你该有你自己的生活。”
 
 汤豆豆咬了咬牙,忽然道:“听说你要……结婚了?我应该来恭喜你的……”杨悦一震,眼幕里泛起一丝痛苦,随即又慢慢散去;这一切没有逃过汤豆豆的敏锐的眼睛。
  杨悦:“那是……过去的事了,现在我还是一个人,……挺好的!”
  汤豆豆痛苦地问:“是他吗?是……阿龙吗?他不是和那个韩国女孩在一起吗?你们怎么会……?”

  杨悦摇头道:“……阿龙只是照顾我,可是我不需要照顾的。”
  汤豆豆看着她的眼睛:“其实我应该想到,你一直很喜欢阿龙的,从你无私答应帮我的时候开始,我就应该能想到……”
  杨悦依旧道:“……不是,我和阿龙只是好朋友,朋友是应该帮助的……”
  汤豆豆猛然大声道:“你说谎!!”她的声音大得令她自己也吃惊,杨悦也被她的激动的神色所惊诧。阿鹏在门外愣愣地看着屋内却没有进去。

  杨悦掩饰地笑了下:“豆豆,你吓着我啦。”
  汤豆豆用力扳过杨悦的肩膀,看着她逃避的眼神:“你看着我,我不希望你说谎,我知道你喜欢阿龙。可你现在为什么不愿承认?你可以为他给别人帮忙而落下终身残疾,你也可以为他毁去自己的人生理想;为什么现在连这点勇气都没有?在我心里,我宁愿你和阿龙在一起,我会很真诚祝福你们;因为这样……我会少恨他一点点,也会少一点点对你的愧疚,可是为什么?……你们俩都这么残忍,都要这样折磨我?连这一点点……希望也让我破灭呢?……”汤豆豆声音逐渐梗噎,面前的杨悦也泪如雨下。

   良久,杨悦说:“他……心里是没有我的。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他只是把我当作一个可以相伴一生的知心朋友,而这样的朋友往往是不应该靠得太近的,但我……却曾有过那么一丝奢侈的念头……这个念头会让他终生都不快乐,我不想这样……”

  杨悦缓缓捧起汤豆豆的手:“你应该去找他,你和我不同,他的心里一直有你的影子。”汤豆豆却抽回手去:“他也不再属于我了,从他抱着别人的那一刻起,就不是了。我不希望能做谁心里的影子,我要一个完全属于我的人……”这时她忽然想到了自己的母亲,更认真地说:“一个实实在在一切都属于我的人!”杨悦吃惊地听着汤豆豆的心声表白。

 门外,阿鹏灭掉了烟头,眼里含着深情和微笑。

 

                              首页 续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