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海岩电视剧写续集征文》

——作者:睡眠中的老虎

 征文网址: http://blog.sina.com.cn/yunyang999

小说目录:

五星饭店续1 五星饭店续2 五星饭店续3 五星饭店续4 五星饭店续5

五星饭店续6 五星饭店续7 五星饭店续8 五星饭店续9 五星饭店续10

五星饭店续11 气坏了(哈哈~!) 五星饭店续12 五星饭店续13

五星饭店续14 五星饭店续15 五星饭店续16 五星饭店续17

五星饭店续18 五星饭店续19 五星饭店续20

 

睡眠中的老虎
五星饭店续8                《云燕网站》经作者同意转载

 

 兰城监狱白天
 这座离银海100公里的监狱座落在群山之中,林木苍生,山涧纵横。若不是高墙电网,很难想到这里有着另外一个世界。潘玉龙的父亲想起了临来前,和汤豆豆他们交谈的那一番话:
 
  汤豆豆““你要给阿龙还钱?还给谁?盛元公司?可是盛元公司已经没了!这钱用不着还了,也没人要你们还。”
 父亲:“可是这钱放在我们这里,就是给阿龙压上一座山呀!我们都已经想明白了,有些钱是不可以拿的,拿了会害人;更不可留,留下会害自己。”
 汤豆豆和阿鹏互看了一眼,汤豆豆提醒道:“那你该去找那个人……”
 
 父亲仰头看着监狱的巨大铁门,走了过去。此刻他正是来找曾给他钱的那个人。
 
兰城监狱监区会见大厅白天

 “49323,速度快点!”一个警察喊道。
 当黄万钧通过监区过道,走进大厅时;隔着防爆玻璃,潘玉龙父亲还是忍不住吃了一惊:那个昔日的黄老板不仅风光不在,此刻反而颓靡老态,一副落魄模样:也许从他那个巨大而辉煌的蓝图梦破灭时,他就已经注定会郁郁此生,毕竟以他的年纪,人生已经没有多少个五年了。
 
  黄万钧走到防爆玻璃一侧坐下,略带迷惑地看着潘玉龙的父亲,他已经记不起他曾“施恩”的对象了。双方拿起通话话筒。
 父亲:“黄老板,你……还记得我吗?我是潘玉龙他爸,那年你到淮岭医院给我们送过四万块钱,你还有印象吗?……”
 
 黄万钧眉头展开:“喔……是你呀,……难得你还记得,我……都记不住了。”
 父亲:“我今天来的主要目的是……我打算把钱还给你们盛元公司,你看……”
 黄万钧枯涩地笑了笑:“已经没有什么盛元公司了,再说即使盛元公司还存在,我也早不是盛元公司的人了,从盛元公司老杜总去世时就不是了。”
  父亲:“可是当初是你给我的钱,这钱我应该再还到你手里!”
 
  黄万钧摇了摇头,低沉着声音:“……我当初给你们钱,是代表盛元公司,不是单纯的我个人的行为,何况……嘿……我们那时应该算作为交易,尽管你儿子从来没有真正和我合作过。天意弄人,虽然交易失败,但也伤害了你儿子的前途,理想还应该有……感情!这钱,其实是换不来这些的。”父亲沉默地听着。
 
  黄万钧迟疑了片刻问道:“你儿子潘玉龙还好吧?”
  父亲:“还好,他又回到万乘大酒店了上班了,前段时间还在跟我们商量要结婚的事。”
  黄万钧脸上浮现出笑意:“那好呀,潘玉龙有我所没有的东西!他比我更执著于他的理想情操,应该会走的更好。”他忽然想到了自己,长长叹了口气。
 
 黄万钧又问:“你不是我亲属,这次办理会见程序很麻烦吧?”
 
 父亲:“我说我们和你是朋友,很久不见的那种。”
  黄万钧一震,苦笑道:“……朋友?哈哈……”良久黄万钧缓缓放下话筒,再次对潘玉龙父亲笑了笑,慢慢地离开椅子。潘玉龙父亲急急道:“黄老板,那四万块钱……”黄万钧没有回头,背着摇了摇手,身影静静消失在通往监舍的门口。
 
 
 雪山脚下木屋白天

 暖暖的阳光悄悄软化着木屋外的积雪,金至爱帮着藏族夫妇清理着牲畜间。忙碌着事情似乎让她多了些快乐,她小声哼着韩文的歌曲。看着她暂时忘了愁闷,藏族夫妇相视一笑。

  两人休息中,藏族大哥仍旧在固定着牲畜间的栏板。没有一点歇息的意思。藏族大嫂怜惜地给丈夫擦去渗出的细细汗滴。这一幕,却看得金至爱微感酸楚,那丝刚泛起的笑容又无息地冰封了起来。相对于别人,她的快乐总是来得那么短暂。
 
  藏族大嫂走过来:“你不该总闷在这里,我陪你去附近散散心吧,这里漂亮的地方很多的。”她指着山坡树林一边继续道:“那边半山有个漂亮的小海子叫“白玛措”……。”
  金至爱没听明白,轻轻问:“什么……错了!”
  藏族大嫂笑道:“高原上的湖就是海子,海子也叫“措”,白玛是莲花的意思。”
  金至爱想了想,认真地说:“莲花的……湖?”

 雪山莲花湖边白天

  莲花湖如一粒珍珠镶嵌在一片银毯中,不宽的湖面上已经解冻大半,无数不大的冰棱由于化冰碰撞而支起,平面看去,仿佛真如朵朵晶莹的莲花盛开在湖面上。在四周雪原环绕中,显得分外圣洁美丽。

  金至爱拂去湖边一块岩石上的积雪,和藏族大嫂一起坐下,看着如此美景,忍不住赞道:“这里,真的很……漂亮。”
 
  藏族大嫂道:“传说在很久以前,贡阿雪上有位仙女,因为不能和自己所爱的人厮守终生,于是伤心哭泣,这样便有了白玛措……”
 
  金至爱更正道:“莲花的……湖。”
  藏族大嫂笑笑,继续说:“仙女为了让世上的恋人,不要再像她一样那么孤单伤心;她冰封了湖面,给了白玛措神奇的力量。”
 
  金至爱好奇的问:“什么,力量?”
 藏族大嫂:“传说白玛措的湖水中能看到前世、今生、来世的恋人的影子,是最灵验的爱情湖……”

  雪山下西岭镇小旅馆白天

 旅馆门外停着辆警车,潘玉龙将警察送到门口,握手告别。

 警察:“那好,潘先生就这样了,正好你也要上山,那就……麻烦你上山通知他们夫妻。就说没事了。我们就不去了。”
 潘玉龙:“好的,我会通知的,谢谢你。”
 警察上车关上车门,忽然想起了什么,又说:“我忘了一点,还要对他们说,以后单身游客上山必须作好他们的记录和安全保障,最好尽量让人在镇上搜救队登个记。决不能让游客单独出行,尤其是风雪,大雾之类的天气。这一点很重要!”

 送走了警察,潘玉龙担心地迈步上楼收拾行李。一年过去,他本以为金至爱的性子会有些变化,不会再那么执拗,可昨晚,她却谴走身边所有的人,自己留在雪山小屋。想到金至爱过去种种倔强,数次的失踪,潘玉龙没来由地紧张起来。

 他登登跑下楼,找旅馆主人结了帐。

 他打算去找那个翻译,让金至爱的司机送自己上山,却发现那辆爱腾越野车已经没有了踪迹,雪地上留下了车胎的痕迹。于是又折回小旅馆问旅馆主人。

 潘玉龙:“请问你知道昨晚那辆车去哪里了吗?”
 旅馆主人正忙着磨黑色的青稞,抬头说:“喔,好象是去县城买药了,走得很早的。”

 潘玉龙失望而出,看着上山的雪路,脑子里忽然都是对金至爱的担心。那绵绵的二十里山路无声地铺到了脚下,远远看去,就连着天边,连着雪山。

 某地机场白天
 
 巨大的电子牌上,滚动着航班信息,光影在人流中变换。杨悦送别汤豆豆和阿鹏。汤豆豆轻抱着杨悦:“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来看你,但我会一直……挂念你的。
 
 杨悦笑着说:“我也会挂念着你……”她拍了拍汤豆豆祝福道:“祝你事业上早日成功!”汤豆豆咬着薄唇:“为了大家,我一定会努力的!”

 阿鹏向杨悦告别后,背着行李包,拉着汤豆豆的手走向安检口。汤豆豆数次回首,都看见杨悦在身后微笑着挥手,一丝咸静静地在汤豆豆眼眶里绽放。

 飞机起飞,杨悦看着高高的天空上的银鹰,怅然若失。

  银海某工商银行白天

  隔着明亮的特制落地玻璃窗,银行保卫部主任狐疑地看着窗外。而外面是久久徘徊的潘玉龙父亲,他在认真考虑着什么。银行保卫部主任叫过一个保卫人员说:“你过去看看有什么问题,这个人在门口转悠很久了。”

  保卫人员出门,对着潘玉龙父亲问:“你有什么事?需要我们帮忙吗?”潘玉龙父亲一愣,迟疑良久说:“我……我存钱。”

  银海机场高速路黄昏

 这条高速路修成不久,银海老城区一部分就在它附近。汤豆豆和阿鹏懒懒地坐在出租车内。夕阳的余辉从车窗洒了进来。司机一边开着车,一边用手打开电台,断续声音起。
 
 “……这里是酷乐电台…我是主持人小海…今天的音乐快递时光……将为你提前送上一首新歌……”

  慢慢一首乐曲响起,潘豆豆一愣,听着前奏音乐,她每一根神经都猛地在颤烈:那是《真实》!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阿鹏,阿鹏微笑着对她点点头。这意味着《真实》专辑马上就要发行!她闭着眼睛惬意地感受全新编排演绎过后的《真实》音乐,慢慢沉浸在自己的歌声带来的快乐中。

  阿鹏忽然指着窗外道:“豆豆,你快看!”
  汤豆豆慢慢睁开眼睛,往阿鹏的方向看去:远处一片巨大的空地豁然出现在眼前;经过建筑机械作业后,给人一马平川的感觉;无遮无掩中,汤家小楼直直矗立在周围没有了任何建筑物的空白地面上,显得如此寂寞冷清。汤豆豆凝聚着视线,呆呆地望着。

  出租车飞快向前奔驰,面前的景物模糊而逝,但烈烈风声给了汤豆豆真实;远处的小楼虽然那么清晰,但却遥远;永不可再触及。

  终于,出租车离开高架桥,远远的小楼依旧孤独地沐浴在夕阳里。

 

                                   首页 续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